七月的声音

编辑:必应阅读2019-12-22 22:40:00文化杂谈
字体:
文章简介:“在七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赶上最后一次  我戴上帽子,穿上泳装,安静地死亡  在七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那是亲爱的海子的声音……  也应该是亲爱的文森特·梵高的声音……  他们  太执着于
“在七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赶上最后一次
  我戴上帽子 ,穿上泳装,安静地死亡
  在七月我总能突然回到荒凉”

  ——那是亲爱的海子的声音……
  也应该是亲爱的文森特·梵高的声音……

  他们
  太执着于世间的灿烂、明媚、单纯
  太敏锐于生命的虚空、孤单、疼痛
  太熟悉田园、草木、花朵的气息……

  他们
  总能听见蓝色大海的召唤,天空的召唤,诸神的召唤
  他们
  用尽全部生命拥抱大地、麦田、阳光、草野、天上的云、风、鸟声或星空……

  即便
  那般强烈的诉诸艺术作品
  也无法彻底消融
  生命巨大的孤独
  最终
  只能选择以死亡
  作为泅渡

  而这
  又未尝不是
  一种纯洁和圆满。

  

评论||生活是一位美食家
  我是生活种植在尘世的食材

  熟,或不熟
  生活,都将我摘下来
  放进水里清洗,放进锅里煮、炖
  放进油里,炸、煎
  放进火里,烤
  放进嘴里,咀嚼、吞咽

  时光,就像一瓶油、一瓶醋、一瓶酱
  一碟盐、一只碗、一个盘、一双筷

  苦与甜、酸与辣、软与硬
  冷与热、咸与淡、阴与晴、缺与圆

  我美味,不美味
  都是水与火的爱与恨
  生活的舌尖

评论||壹別鄉關兩不親,當年水粉淺無痕。
  片言問候成敷衍,滿地花殘太認真。

  君異我,我非君,此間心事幾能聞?
  馬嵬惹解驪山意,何必香魂是故魂。
  注释:收卿来词,虽已离分,却心甚慰,步韵回之。
评论||曦鸟开林去,夕风鸣翅回。
  莫愁天外事,且惜眼前杯。
评论||
  野川的诗

  ◎就在挡风玻璃上撒一堆粪

  雨天,对人类来说
  已构不成多大威胁
  居家有房,出门有伞
  远行有汽车和飞机
  对鸟却不一样
  当然那是对笨鸟
  聪明的鸟会在人类的屋檐下避雨
  甚至登堂入室成为宠鸟
  过上无忧无虑的日子
  笨鸟只能呆呆地
  被雨淋着,干一些傻事
  钻不进汽车
  就在挡风玻璃上撒一堆粪
  搭不上飞机
  就奋不顾身扑过去
  让心先晴朗一会儿

  ◎还有一个我隐于天地

  每棵树都有不同的活法
  常青树不怕冗繁
  一年四季都穿着外套
  落叶树偏好简洁
  一到时节就脱光身子
  柳树喜欢弯曲,在水面渲染
  婀娜和柔美。水杉笃定笔直
  在天空展现执拗和刚毅
  松柏喜欢用绿色隐身
  银杏沉溺用金黄出彩
  ……我和另一个我
  也有不同的活法
  我喜欢坐在树下,与蜗牛交谈
  另一个我喜欢站在树尖
  听飞鸟尖叫。还有一个我
  隐于天地,拒绝诞生

  ◎她正把一张张美好发出去

  窗外,一个小女孩
  一直低头在玩手机
  春光明媚,她拍了很多花
  也拍了很多自己
  她正把一张张美好发出去
  这是立春之后
  我收到的惟一的一条彩信
  发件人地址不祥
  身份不明,稀奇古怪的号码
  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整个春天,我都忐忑不安
  不知应该收藏,还是删除
  或者向上帝举报

  ◎我在诅咒中拼命地割草

  剩下的日子
  我开始割草,从早到晚
  拼命地割草
  一望无际的草
  割了又生,生了又割
  像一个诅咒
  我在诅咒中拼命地割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在前世
  错把草籽当流沙
  撒在了这片广袤的土地

  ◎我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春天,我看见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在对面的山道上
  把车轮踩得飞转。春色浓稠
  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用全身气力,踩着春天的轮子
  身上的肌肉岩石一样突兀
  他忽而在山腰,忽而在山顶
  忽而在一片草叶上
  忽而在一滴露水里
  春天飞驰,蜜蜂一掠而过
  花朵转瞬即逝,河流迫不及待
  向远方扑去。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让春天飞转,自行车的后座
  始终空着,除了我,谁都可以坐上去

  ◎他们和我做着同样的事情

  夜晚很静
  月光像药粉,让所有伤口
  变得温顺
  隔壁有人高声说话
  明显是心虚
  故意在掩饰什么
  其实我知道
  他们和我做着同样的事情
  只是我
  更加自然一些
  放纵一些
  反正月光会把所有的痛
  稀释成记忆

  ◎刚好装下我和我的梦

  之后,太阳一个趔趄
  下山去了。回来的虚无
  如一个睡袋,刚好装下我
  和我的梦。没法
  我只能把万家灯火扔在外面
  把一生的包裹交还山风
  把身上的旧伤
  重新打开,让月光飘进来
  与痛住在一起。否则
  月光的孤独引发的虫鸣
  会让我坐立不安
  再一次用头去撞击夜空

  ◎当第一朵花凋零的时候

  一朵花
  究竟能开多少次?
  数学有数学的计算
  艺术有艺术的幻想
  哲学有哲学的洞悉
  整个春天
  我只在一株迎春花下
  呆过一会儿
  当第一朵花凋零的时候
  我抛出这个问题
  然后像一阵风
  扬长而去,并用手
  死死捂住耳朵

  ◎我总在寻找一些十分熟悉的东西

  短暂的遗忘之后
  我猛然记起自己还挂在窗外的树枝上
  像一件旧衣服,没被收回
  我有些失落,刚把手伸出
  就接住了夕阳。这些年
  我总在寻找一些十分熟悉的东西
  比如钥匙、打火机、刚刚说出的话
  认识很久的人……没有失而复得的喜悦
  也没有得而复失的悲伤
  我总在不停的寻找中用暮色
  把自己裹紧,像一只蚕蛹
  如果不能破壳而出,成为蚕蛾
  就安静地沉睡,不再醒来

  ◎却始终看不清人心的善与恶

  乌云盖顶的时候
  我就是它劈出的闪电
  晴空万里的时候
  我就是它放牧的白云
  做一株匍匐的青草
  能体会大地的冷与暖
  做一棵挺立的绿树
  能感知天空的阴与晴
  做一个人,却始终看不清
  心的善与恶。我只能用闪电
  劈开人心,用白云
  擦去灰尘,在人心里
  种一些草,栽一些树
  在草和树之间
  放入一些阳光和鸟鸣

  ◎所有东西都有了别样的意味

  一些东西
  说来就来了。你不知道
  这些东西
  其实早已存在这里
  只是你的目光一直在远处
  未知的黑洞
  只有入口,没有出口
  当你把目光收回
  所有东西都有了别样的意味
  比如你拿起桌上的刀
  却并不关心它的锋利
  而是关心它的锈
  和深浅不一的缺口



  野川:姓名王开金,1967年冬出生于四川三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天堂的金菊》、《坚硬的血》、《时光之伤》、《废墟上的月光》、《我如此爱着生活》、《有一种力量想把我举起来》、《野川诗选》《挥霍》八部,《废墟上的月光》获第五届四川文学奖。
  通联:621100四川省三台县林业局野川(王开金)
  邮箱:scstyc@vip.163.com手机:13980126321





评论||题记:卧佛寺原名卧佛院(下寺),原址位于阿掖山北麓,为唐朝大将尉迟恭平辽报捷处,寺院始建于唐代乾封三年(即公元668年),至今有1300多年的历史,是山东省沿海最早的寺院。后于20世纪初重建寺院,气势雄伟,寺内梵宇巍峨,法相庄严、宝刹辉煌,如入仙境;寺外青山环绕,苍松翠柏、茂林修竹,风景怡人;远处松林涌动,翠波漫卷,绿水青山;碧海、蓝天、金沙滩、佛教,此处确为参禅悟道、旅游观光之最佳选择!1、银杏树下寻古道

  在故乡空白纸上运墨,两棵银杏树
  随之安静,破旧的庙宇住进阳光,远古镜像
  从历史天空上倾泻
  深陷大山北面,孤独地避开人世灯火

  岁月印记变得清浅,土地上
  疯长的荒原,香火绕在密集石堆间
  只有老道人守住了方寸
  不动声色地看着奔跑的词性,翻山越岭
  始终一无所获

  唐风遗迹,时光在心外驰骋
  两棵树愈加粗壮,距离
  贴近冷暖,它们在传递着什么,却无人能懂

  2、亘古碑文

  残垣的石碑是立,或者卧
  没有人在意它的存在
  雨水是清凉的,一次次洗亮石头的寂寞
  名字鲜活,与草木并肩
  与白云对语,更多的时候是沉默

  我来时,用红线围住它们
  围住模糊的刀痕,与时间旧伤,及失语的梵音
  月光种下咒语,被引罄重新复原
  大地隆起的石碑宣说着
  诸佛法要,连同冷寂的湖水变得温热

  那时,熟悉的天空
  正落下一场白色的雨,灵魂苏醒

  3、净土,在合掌之间

  黑暗在体内形成痼疾,如此坚硬
  重叠于松林间缚住峰顶
  它伸长手臂,从密匝的缝隙
  透出余光,照亮着
  卧佛寺,一路风尘仆仆的行者

  谁在朝圣,祈祷着平安
  太阳在海面上落泪,升起后环绕一座高山
  又快速移向黄昏,它比时间
  更急促些,并用力收紧午后的行程

  大雄宝殿,法相庄严的佛陀
  以吉祥卧姿,悲悯万物
  圣僧梵唱漫过渐渐收拢的夜色
  合掌之间的净土
  没有是非曲直,颠倒梦想,与落日

  4、云行低处

  靠近芦苇荡,荒野唳声,以大雁的姿势
  向人间密集处穿行
  远离天空飞翔与猎奇的目光
  只有更低一些,才能躲过宿命劫数

  雷电击伤翅膀,会在菩提叶上
  继续禅定,红色的雨水
  滴落在抄写心经的指尖上,戳破世道迷境
  天边还隐藏着更虚设的故事
  无须过问,云是干净的,像火光
  却点不燃天马行空的信念

  云行低处。倾听一截流水有声
  细数草原攀爬的羊群,幻化成白色的炊烟
  就像一朵云当年,活得虚无且真实

  5、卧佛寺的钟声

  那些沉睡的万物因子,心如生铁的妄念
  被钟声分解,草木是有情的
  我站在阿掖山上,目睹春天破茧而出
  是如何蜕变的过程

  黄海回潮。靠岸的人已放下
  压在心上的石块
  被佛号感化,让梦中蝴蝶飞得更高,更远
  你回头,抛开青丝卷入的烦恼
  随钟声而惊醒的幻影

  仍不知生所从来,死所去向
  万字符号从师父手中的击木里开出莲花
  体内冰释三尺,在十月
  如同水中的月亮,存在着共性

  佛手已双垂,在觉醒的
  尘世:一花一世界,一土一如来
  注释:2017.8.11于日照阿掖山卧佛寺
评论||赛里木湖很慢,邮筒,青漆斑驳。7000年,我触摸到一封信,烫手。亚欧板块的岩浆,天山的黑石,宇宙的鸿蒙,野生的冲动,战马的嘶鸣止于驿途;止于我挥手道别。一只白天鹅,衔来雪花和牧草。赛里木湖安静了下来,好像一朵雪花飘落仙女薄薄的心跳。天空,掉进更深的蓝。天山雪影有多高,赛里木湖就有多深。八月,我望向远方的月亮,落入毡房。落入维吾尔姑娘幽深的眼眸。八月,被五百里加急的草场和野花覆盖。而我圈养的牛羊,马匹徐徐走向赛里木。云朵放牧着牧歌。牧歌放牧着云朵。赛里木湖,我答应你了。我祈愿——牵着维吾尔姑娘的手,走向冷水鱼走向冬不拉,走向天鹅的故乡。